淋異煮飯燭

头像微博:@Captand

默片寫手,你很難在這人的文章里看到家常的語言描寫,甚至很難看到語言描寫。因為他不會寫。

【同人】沉疴.3

  水默轩对他的儿子算得上上心,购置了许多新奇潮流的东西作为礼物,并借关系给他办了入学的手续。

  “恂枢,爸爸跟你说,你倘若不读书,那便是废材,那就是没用的人,以后会枉死。”,他的样子好像什么教授,喝茶间隙才慢慢从嘴里挖出这一两句话,显得高深极了。说完,他又盖上杯,转头看向站在一侧的水三,目光严厉,俨然进入了父亲角色。

  “是,爸爸”水恂枢低眉顺眼,轻声答应道。这幅样子让水默轩很是高兴:自己出去那么久,回来这小子居然这么乖,也省了他要费的功夫。

  他很是高兴,又喝了一口茶,然后对水恂枢说:“下吧,明天你就该上学去了。”

  水恂枢领命,很安静地出了书房,给他父亲带上门,那模样瞧着就宛如教化了几年的贵族小姐,内敛秀气。

  然而一离开了他爸的视线,水三就现出了原型,他捂着嘴怪叫,笑得发抖。然后镇定自若,一步八跳的滚进了他的房间。

  他一进屋子就反锁门,关窗。然后由于反射屏住呼吸,从床垫下摸出一本看上去风烛残年的书。

  书上写着《泽福》,笔法苍劲,回勾有力,莫名的有荒莽的气息在上面盘绕。

  他翻开书,细细读了起来,但时常因为艰难的句读皱眉,后来实在是看不下去,便想把书丢了,蒙住头睡觉,但转头一想到笑得惊悚的师傅,他就又继续坚持。

  他痛苦地磨解时间,希望今天流逝的快一点。他记得师傅说,上学以后每天读这些的时间就可以减少。

  虽然也要继续读,可没这么痛苦了不是?

  他翻的这一页写的是卜术,水三仅识的几个字并不足以他全部弄懂,但他直觉,这页写的卜术只针对一种情况,隔世情。

  他觉得离奇,前一世的感情干嘛这一世还要再续呢,前一世都捋不清的命途,再来一世就能盘清错杂了么。更何况,此世人已消解了记忆,那再续的,是前世的人么。

  他懒得继续想,听见保姆叫吃饭的声音就飞快把书扔了。

  一顿晚饭除了菜色鲜味,他吃不出一点乐趣。对面的水默轩时常做手势叫他停下,以备他将进行的夹菜,他夹菜时云淡风轻,神情自适,又变成了慈父。水三鸡皮疙瘩快掉了一地,他觉得对面的男人恐怕脑子不好,夹个菜给自己还叫自己停下。

  他妈却沉默不语,从头到尾一言不发。

  吃完饭,他又故作镇定地逃回了房间,他觉得饭桌上气氛太古怪,再下去他真的会吐出来 。

  他又拿出书来看,看了一阵,发现时间不早,便去洗漱,回来后就又把书藏在了床垫下面,躺在床上,徐徐睡去。

  今夜,他做了一个梦。梦境杂乱,他梦见自己成了高大的男人,带领一班小弟,四处游走,在漆黑的夜色里遇见了一个清秀的男人,他梦见那男人被他带回了家,他们开始吵架,和好,在鲜血奔涌的土地上又四处奔走,他梦见许多死去的人,他们面目不清,神态相似,倒下后再未站起,而只有那男人陪他了。

  后来,死人不再那么多,好像迎来了安稳,他和那男人在这样的生活里笑得开怀,恣意。可后来,又有了数不清的死人,他们被钉在高台,周围的活人已融作一团黑,他只看见汹涌的浪潮向这些孤岛侵袭,淹没他们。

  他们也成了孤岛,他们被浪潮吞噬。他们被领到开阔的地方,浪涌依旧,他看见那个清秀的男人被他们打,他冲上去,依旧是没有用处,他们被强压,跪在地上。

  最后,他只看见有如红烛的灯火忽明忽闪,鲜血灌满他的视线。他感觉有雷声轰鸣,荡在梦里的世界。

  他仿佛听见一声“一拜天地”,远胜那雷声。

  水三惊醒,猛坐了起来。他感到脸上有水,浓重到擦不干,还在往下滴落,他也停不住这东西。

  莫大的悲伤奔袭向他,在这黑夜里。他的心脏生疼,仿佛被剜去了什么。他默念:“秦书。”但不知自己念的是谁。

  而天将明。

评论(1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