淋異煮飯燭

头像微博:@Captand

默片寫手,你很難在這人的文章里看到家常的語言描寫,甚至很難看到語言描寫。因為他不會寫。

【高歌】无间①

很生气,刷个机存稿就都没了。

老阿婆和君生与故事强烈相关【剧透】

地名,全假

正文:

  陈歌在等他的猫。这小东西进步神速,似乎是和活棺村里吞的东西有关,它现在动作非常迅疾,红衣之下的厉鬼它大多可像玩老鼠一样玩弄,红衣之上,它也能安然逃脱,拿来做探路的最好不过。

  “这是我第一次见任务升级,而且居然是我第一次见的五星场景,必然是有不可控的事情发生了。张雅并未完全醒来,战力并不稳定,而许音初成红衣,实力并不强悍,对付四星场景或许能一拼,可五星……”陈歌把锤子妥帖地绑好,收起来。这次任务非常奇怪,还有限定时间内必做的额外要求,完全无法拒绝。但所幸余下时间还长,他不急于一时送死。

  这条无灯巷内究竟出现了什么异变?

  陈歌看着月光触及不到的更幽深处,似乎有奇异的怪物在游弋,可等他凝神运用阴瞳,又只能看见化不开的黑暗稠密地黏着墙壁,仿佛活物。

  空气里夹杂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,腥臭之中夹杂着淡不可闻的香,让人被腻得喉咙犯恶心,感觉肺里空气都被浸染,积上了一腔油腻,而胃里也恶心,想把两个脏器拉出来清洗。

  陈歌很难受地呼吸着,从他来到这里开始,就没有风光临这一片地域,气味也愈来愈浓烈。

  可九江今天的风并不算小。

  他很快看见了白猫的身影,非常慌乱,一身白毛都失了原本的色彩,红黑交错。

  陈歌赶快迎了过去,一手抄起猫,飞快地向来时路口跑去。

  他刚才看见白猫的背后,像水波一样的黑暗中,伸出了一双伤口嶙峋,畸形焦黑的手,拿着一把锋利的长剪刀,泛着很冷冽的光。

  他跑得很急,周围异味更加浓烈,搞得他连呼吸都不想了,憋着一股气就往外冲去。

  待到狂风乍来,他才意识到自己跑出去了,那辆送自己来的出租车就停在不远处。他小跑过去,拉开车门就坐到后面,“司机,快开车,去新世纪游乐园。”

  “年轻人,我早告诉你这地方邪乎得很,失踪过不知多少人,前不久有人来这里说搞什么仪式,第二天尸体都丢在外面了。”司机喋喋不休,一句绕一句,车载音乐放的是莫文蔚的《十二楼》,靡靡之音,恍惚间让他以为司机抽的烟弥漫这个密闭空间,又要入肺,然而都是错觉。

  陈歌听得很仔细,觉得他说的话可能是有什么情报在里头。

  陈歌很快回到了鬼屋,一边想一边整理司机话中透露出的东西。

  到卧室他忽然想起司机一直循环的那首《十二楼》,突然觉得好像也有什么意味。

  一般司机谁会循环这种颓靡的音乐,如果是情有独钟就罢了,可之前的司机一直放的是类似于《爱情买卖》这一些,他进个巷子就转换风格?

  他总觉得有点不安,但又觉得此时已经晚了,司机早已离开,就算真的发生什么,可能他也无能为力。

  他打了个电话,以防万一。

   手机又收到一条信息,他划开一看,可上面的内容,却让陈老板感到一股深深的寒意。

  “幸运的厉鬼眷顾者,恭喜你获得升级场景-五星恐怖场景,垒尸路,所有支线任务已开启,请在八个月内务必完成所有支线任务。所有任务完成后将开启本场景,”

  “垒尸路-尖叫程度五星。”

  “支线任务一:涂鸦(那副在墙上的涂抹的怪异的话,好像,就在我脑后。)任务场地:京海市卓隆公寓”

  “支线任务二:梦魇(猪在分娩人类,人在吃人。头颅在四处飞舞,还有我……)任务场地:京海市卓隆公寓”

  “支线任务三:牧场(这里饲养的,可不只是猪猡。)任务场地:京海市卓隆公寓”

  “支线任务四:广场(今年,已经有5个人死了)任务场地:九江市梦幻广场

  “支线任务五:来电(我听见,亡妻叫我回家的声音。)任务地点:九江市安明小区”

  “支线任务六:死寂(收声,他来了,收声,门响了。)任务场地:九江市安明小区”

  “支线任务七:着迷(其实做人是件精细的事情,一定要小心再小心。)任务场地:九江市安明小区”

   “支线任务八:槐树(院子里的树枝繁叶茂,伸到我家这边了,上面果实累累。第七天,偷果实的人都成了果实。)任务场地:九江市昆州路”

  “京海市?这次居然是去另一个城市获取场景”陈歌有些烦,那地方他去的次数也不多,并不熟悉。

   高健也在烦同样的事,并且程度更深。秀场此次发布的任务十分奇怪,除了如往常的杀保找推理外,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奇异的选项:帮助九江市新世纪乐园鬼屋老板完成他的任务,奖励积分一百积分,获得直播赦免一次,蚍蜉经详解。

  “他也是秀场主播?可,我可不知道谁什么时候跑到了九江去?更何况不是只有十个人吗,哪里多出来的一个人?”高健对此次任务丝毫摸不到头绪,但他心里却有一种隐而不发的兴奋。

  好像,那里有什么能够帮他的重要之人。

 

 

评论(3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