淋異煮飯燭

头像微博:@Captand

默片寫手,你很難在這人的文章里看到家常的語言描寫,甚至很難看到語言描寫。因為他不會寫。

【高歌】无间

沙雕同人。

希望今天,恐怖屋能被更多人看到。

我常常因为不是九江人而对写同人非常苦恼。

所以原创了很多地名。

  正文:

  九江的生活最近怪奇得很,要么变态杀手被友善市民辗转送入监狱;要么快要作古的老掉牙怪谈死灰复燃,经历者众多。

  就像积攒了多年的古怪诡异被人引爆了藏匿的老巢,一下子被炸出来,不得不暴露在阳光下。

  谁能想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个鬼屋店老板(的手机)呢。

  而最近流传火热的怪谈是这样的:

  昆州路是没有路灯的幽巷,建造在很遥远的过去。那里流淌着的污水好像没有干涸过,腥臭味熏天,遮人眼目,所以从没有无事的出租车司机从那里经过

  “我是一中的学生,在9月的一天,我因为初中同学聚会的原因而不得不在很晚的时候回去。”

“那天一切如常,我也不是没有在晚上走过九江的经历,所以毫无畏惧。我走了一点路,觉得脑子很不舒服,酒精带来的眩晕感使我走路不稳,东撞西撞,走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。顺便一提,我只是在那天喝过酒。”

  “那地方没有路灯,月光很暗,我有点夜盲,所以很看不清周围的景象。鼻子闻到的味道让我很不舒服,我很快就忍不住吐了出来,扶着墙,一下一下地。”

  “那味道混杂着我的呕吐物传来的味道,真的很令人难受,我清醒了点,捏着鼻子扶墙往来时的路退,却靠到了一些东西,好像墙,但又有奇怪的柔软的感觉。”

“我一吓,转头去看,一切如常,来时的路只有冷白色的光,绵延向灯火阑珊。”

  “但我清楚地记得我碰到了一些东西,是什么东西?我脑子突然变得清醒,我转头向四周望去,一片片老旧的上世纪颓墙泛着橘红的青,好像在向我逼近。前面幽黑过度,我不敢前进,只好向来时的路走。”

  “走了不久,大约十几步,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在我身后不远处响起,不像是走路的轻慢或粗重,是一种划地的,连续不断地移动声。”

  “那声音愈来愈接近我,速度极快,我也飞快地跑了起来,但那东西也是加快了速度。就像是竞速一般,我跑得快死掉了。”

  “跑回原路口所花费的时常远比我想的多,我在离死亡最后一点点的时候终于跑出了这条该死的小巷。”

  “可是,眼前的景象却让我感到奇异。”

  

  “入口所接根本不是我来时的路口,而是我家社区后面一条幽深的小路,平时很少有人走。我又听见那种奇怪的声音响起来,就又跑了起来,飞快地跑回家里。”

  “在家里,我妈问我怎么了,怎么这么着急,好像被杀人犯追一样。我没有说话。待我回房间时,我听到她问我:‘你背后什么东西。’”

  “我赶紧脱下来一看,那件衣服背后脏的要命,但是有几个字却格外清晰。”

  “‘你来了吗?你在那吗?’”

  泛青的月光剥离了地面矫饰的色彩,一切线条在月色下纤毫毕现,陈歌躲在这清寒冷光的阴影下,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大得莫名其妙的锤子

  陈歌握了握碎颅锤的柄把,感到有点兴奋,前见天他才发现闫大年身上有了一丝丝红意,今天就接了个噩梦任务

  他把耳朵靠近墙面,听着任务描述里“被砌在墙里的哭泣”

  “怎么什么都没有?”他发现始终听不到声音,只有寂静。

  兜里的手机突然传出来信的声音,他掏出来。看了一会儿,冷汗在他的额头逐渐浮现。

  “这么坑的吗。”

  手机屏幕上赫然写着几个字:任务升级,五星试炼任务-垒尸路,支线任务-“发现"开启。

  与此同时,另一个城市中,有一个男人接到了一通电话。

  “救救我,它们找到我了。”

  

  男人显然没有想到今天的信息如此短暂。只有信箱里立即发来的短信一如往常。

  “10月5日以前去到九江市昆州路,并在6日晚8点进入昆州路,存活至第二天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33)